沙奎尔·奥尼尔博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ental-planner.com/,奥尼尔

附言:奥尼尔接过了毕业证书,道出了学习的目的:“总有一天,你会回到现实,这时我不希望自己在真实社会中的履历上空空如也。”“你不可能永远打篮球,总有一天你会离开球场。你必须要开始朝9晚5的生活,而作为一个正常人,显然你该有正常的学历。

MBA(工商管理博士)这个名号在普通人的社会中已经泛滥得能称斤卖两,不过在NBA,这绝对是个稀罕物。

在他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的论坛球馆,奥尼尔又成就了个人人生的一座新里程碑。位于加州洛杉矶因格伍德地区的论坛球馆在1999年前是湖人的主场,也是奥尼尔驾临好莱坞,从韦斯特手中接过紫金战袍的地方。正因为如此,也因为奥尼尔是这届学员中名气最大的,菲尼克斯大学不惜千里迢迢,在论坛球馆举行了毕业典礼。不过人们更大的兴趣在于:奥尼尔为什么如此渴望这个学位。

1992年,奥尼尔作为大二学生参加选秀,但是他答应了母亲,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取得本科学位。2000年,奥尼尔终于拿到了路易斯安那大学的商业学士,履行了对母亲的诺言。奥尼尔另一个学位是在警察学院拿到的,当时他专修犯罪司法,目的就是成为警察,算是兴趣使然。那么如今这个MBA学位呢?

在妻子的陪伴下,奥尼尔接过了毕业证书,也道出了学习的目的:“总有一天,你会回到现实,这时我不希望自己在真实社会中的履历上空空如也。”和那些一心只想着篮球场的少年不同,已过而立,甚至将近不惑之年的奥尼尔的确考虑得更加深远一点:“你不可能永远打篮球,总有一天你会离开球场。那时你还有很多时间,你必须要开始朝9晚5的生活,和身边的其他人一样。而作为一个正常人,显然你该有正常的学历。”

毕业典礼上,奥尼尔也回忆了自己不平凡的学习生涯。事实上,早在湖人时,奥尼尔就开始报名学习。MBA除了在线教育,每年也会在西洛杉矶学院开设正常的班级教学,这让奥尼尔能够回到课堂。前几堂课奥尼尔挺有挫折感:“他们都告诉我,我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聪明,还好函授课程的学生不会被开除。”可是当奥尼尔离开湖人后,他再进课堂突然发现自己和科比那段恩怨有了用武之地:“我开始用我的篮球经验在不同的领域实践,比如在团队建设的课程中,我就能说到我和科比的是是非非,然后归纳出结论,这绝对有利于以后我在商业环境中的发展。”

最终,奥尼尔以优秀成绩毕业了:“这个学位会让我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业人。”看起来鲨鱼已经准备好在另一片海洋中遨游了。

记者朱正光报道:在球迷的眼中,NBA球星们夏天都在悠哉游哉,享受难得的假日,但有些球员却一头扎进了大学校院,恶补起了文化知识。

太阳队斯塔德迈尔在2007年夏就当起了读书郎,他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进行夏季课程学习。“我一直想好好再学习,”小斯诚恳地说,2002年他参加NBA选秀大会时,只有高中,“在离开高中选秀参加NBA后,我完全可以不再读书。现在,我有了学习的机会,我想好好读书。”

不只是小斯,雷霆队去年的榜眼新秀杜兰特也意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今年夏天,这名大一生回到了母校得克萨斯大学重新拿起了课本,他希望打球学习两不误。杜兰特在得克萨斯大学主学教育学,辅修社会服务学。

“在我小时候,妈妈就总是告诉我,希望我能完成学业,我向她许诺我会完成的,”杜兰特说,“我重返校园继续学习,在间隔了一年后,重新回到校园学习是件难事,奥尼尔全部学完课程需要花费我很长一段时间,但我会坚持下去的。”

杜兰特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学生了,他已成为了亿万富翁,但他努力保持一个普通学生的心态,杜兰特说:“我只离开了一年,班上的许多同学都还认识我,我们依旧共用同样的宿舍,大家也都知道我不会在学校里呆很长时间,我重返学校的感觉是仅仅离开了学校一段时间,现在又回来了。”

今年夏天的读书郎还有不少。雷霆队去年的5号新秀杰夫·格林今夏在乔治城大学继续学业,老鹰队去年的3号新秀埃尔·霍福德也回到了佛罗里达大学继续电视与传播专业学习,今夏他要补修两门课程,而毕业,至少得等到两年后。

去年年底,活塞总裁乔·杜马斯接到律师打来的电话,中密歇根大学想邀请他在冬季毕业典礼做演讲,同时还将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挂掉电话后,杜马斯怀疑自己在做梦,他是个伟大的球员、成功的商人和全联盟最有头脑的球队高管之一,但偏偏他就缺少这么一个学位。

“我连学士学位都没有,怎么突然就成了博士?”杜马斯说,过去23年来,他一直准备重返母校麦克尼斯州立大学,修完剩下的21个学分。但生活从未给杜马斯片刻喘息的机会,球员时代的他要兼顾比赛和家庭,退役后他又肩负起活塞的运营重任,重返课堂对他来说只能是不切实际的奢望。

杜马斯也许是麦克尼斯州立大学最有名气的校友,在这里主修商业管理时,他并不是个后进生,他只是没有修满必须的学分。杜马斯的私人收藏包括三枚NBA总冠军戒指和一块奥运金牌,他是篮球名人堂成员和年度最佳经理人,然而每年总有那么一两次,他的自尊心会受到伤害。

“每年寄来的校友简报,收信人总是我。”杜马斯的妻子戴比说,她也是麦克尼斯州立大学毕业生,在那里她拿到了教育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一年半以前,杜马斯拿起电话,报名参加母校的网上课程,准备完成自己的学位,打电话前他想到了很多人。

杜马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大乔”和母亲奥菲莉娅,他们都没有上大学的机会,最终只能做卡车司机和大学宿舍管理员;还有妻子戴比,她是个教师。杜马斯想起自己的儿女、同僚和球员,为了这些人,杜马斯拿起电话通知母校:是时候了。

“学位问题始终折磨着我。”杜马斯说,“我经常告诉球员和雇员别找借口,而我在这个问题上却找了太多借口。我打了14年职业篮球,当上了球队总裁,与其说我没时间修完学位,还不如说我根本没尝试过抽出时间。我的妻子和孩子也会时常提起我的学位问题,对我来说,那不仅仅是一张纸。”

对学位的重视因人而异,在拉里·伯德大学毕业前一年,拥有头号选秀权的步行者向他保证,只要他参加选秀就能成为“状元秀”。伯德一口回绝了步行者的要求,直到拿到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的体育学士学位,才决定参加选秀。拿到学位证书那天,伯德欣喜若狂,因为他是父母双方家族历史上的第一个大学毕业生。

迈克尔·乔丹有着不同的经历,他读完大三就离开北卡罗莱纳大学,成为1984年的三号新秀。乔丹在北卡的专业是地理,他发自内心的喜欢这门专业。但在时隔八年后,乔丹才读完了地理学士课程。

杜马斯获得学位的过程比大多数人都要漫长,今年8月,麦克尼斯州立大学校长特地在自己家中为杜马斯举行了一场特殊的毕业典礼,后者邀请了15名亲友见证这一特殊时刻。

毕业典礼上的杜马斯穿戴着方帽长袍,这个45岁的中年男人神采奕奕,他的妻子戴比从来不曾见过丈夫有如此满足的表情,哪怕是在夺得NBA总冠军或入选名人堂时。在那个庄严肃穆的时刻,还敢跟杜马斯开玩笑的只有他的儿子,奥尼尔他在老爸耳边问:“爸爸,你怎么拖了这么久才拿到学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