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工作的地方也是家被按下暂停键后有一群人正为启动“Restart”模式而坚守

2月25日晚上8时许,在光谷关山大道的武汉保利广场里,物业经理崔春雨监督同事们完成了当天的白班巡场工作,1-5层全部查到,大约花了2个小时的时间,每天都是如此。

当他们做完一天工作复盘后,崔春雨回到位于2楼靠关山大道一侧的房间里,放下手中的装备,准备洗漱,然后在折叠床上休息。这儿是他平时的办公室,现在也成为他临时的家。

因为疫情,曾经的城市繁华,被按下暂停键,武汉暂时关闭离汉通道已经1个多月。平时日夜熙熙攘攘的商场,现在安静得几乎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崔春雨他们,还有更多的保利人、更多的责任企业,正在武汉防疫一线坚守着,随时准备为这个城市启动“Restart”模式。

1月20日,按照正常休假计划,37岁的崔春雨开车回到湖南益阳,准备过年。他15岁的女儿,7岁的儿子,还有在家照顾两个孩子的妻子以及父母,都在老家生活。

1月23日,武汉暂时关闭离汉通道,全市交通暂停运营,商场等公共场所也随之关闭。

崔春雨2003年在广东经历过“非典”疫情,他感觉形势不妙,时刻关注着来自武汉、武汉保利广场的消息。

这个项目在繁华的光谷关山大道上,是保利商业地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保利商业”)运管的购物中心之一,也是光谷人经常来逛的休闲娱乐场所。崔春雨4年前加入这里,负责广场的安防巡查、设备维护等管理工作。

2月2日,保利商业工程物业群里面,商讨紫外线灯是否可以有效杀死新冠状病毒的话题。主管领导决定采购一批杀毒杀菌用紫外线灯,安装在在武汉保利广场空调系统及新风柜内,杀菌消毒,保障疫情期间和复工后场地的空气质量,达到《公共场所卫生指标及限值要求》。

彼时的武汉,所有建材市场和五金店都已经关门,无法就近、及时买到足量的紫外线杀菌灯。

平日里,崔春雨呆在项目上的时间,比他回老家的总计时间还要多。项目像他的另外一个家,家里有他的一帮兄弟姐妹,感情深厚。

这个节点,他迅速联系上保利长沙项目的同事,请求协助采购紫外线灯及其他防疫物资,同时做好返回武汉项目的心理准备。武汉军运会

当天,是“世界完全对称日”,老婆建议在20点20分拍一张全家福作为留念,崔春雨拒绝了。后来在老婆的追问下,他才说出自己的小心思:在他曾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郑重地合影桥段过后,就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不希望那样。

3天时间,110套紫外线灯及其它防疫物资在长沙采购完毕,定于2月9日运往武汉。

当天中午离家前,他答应给两个孩子带礼物回来,避开回答老婆“家重要还是项目重要”的问题。拿着隔离观察证明和单位接收证明,他发动汽车,忍住冲动,不回头看家门口送别的亲人,鼻子却酸得很。

他到许广高速雷锋服务区与长沙项目人员交接完后,防疫物资、生活物资,把车子塞得满满当当,然后他直奔400多公里外的武汉,下午5点赶到武汉项目地。

安装紫外线灯的“大花脸”们,数量比马路上的车子还多,随时为繁华“重启”准备着

歇业不代表停工,隔离病毒不隔离责任,暂停运转的公共服务场所背后,值守人员的工作一天都没有停止,为这座城市恢复正常运转而准备着。

待崔春雨带着紫外线灯等物资回到项目上,武汉保利广场的值守力量和物资得到充实。

占元鑫、周兴璞、彭黎路、胡琪、郭大平、林群、熊汉超、谢胜红、刘成刚,钟坚等十余人,留守项目,被分成若干小组,轮流执行场地巡查、消杀和设备检测保养等工作。

当务之急,是把紫外线灯安装好,运转起来。计划安装设备的空调系统送回风混合风柜及新风柜,不但外部开口小,内部空间也非常狭窄。

工程部的周自强、张炳林、吴文军三人,只能爬进去安装紫外线杀菌灯,往往一套灯具安装完,灰尘污渍,混合着汗水,能把人涂成“大花脸”。

紫外线杀菌灯安装后,每天都要开8个小时。另外,为了预防病毒可能在水体中长时间生存的风险,广场在一般加压供水系统、出水端也装配了2台紫外线杀菌灯。

物管部的日常工作是这样的:当班人员每天对116家商户和34个多经点位开展巡查,平均每3小时巡查一次,每个值班员平均每天都要走上2万多步。

同期,消杀组同事每天用稀释后84消毒液、酒精等药剂对广场进行3次消毒,每次消毒面积36000平米。消毒范围,也包括距离广场外围玻璃门1米区间内的地面。

“早中晚餐,同事们轮流用电磁炉、电饭煲做,这个时候才有点空跟家人报个平安,或者相互隔着1米多的距离聊聊天。晚上住项目或者附近的宿舍,尽量不回家。”

崔春雨的宿舍,就是办公室,向外能看见新竹路、关山大道。工作之余,轻松目测一下就发现,以前的交通动脉,现在一个小时通过的车辆数量,还不超过他们值班人员的数量。

他们都在等待着,疫情过去,繁华“重启”,而这里依然是许多光谷人喜欢逛街的地方。

怀着这样的期待,崔春雨做好项目的值守管理之外,还主动承担防疫相关志愿服务。

2月12日,130多位来自扬州、镇江、连云港、南通四地援汉医疗队的医生们,进方舱医院前需要理发。是崔春雨和同事们代表公司,到武汉三镇去联系、接送理发师志愿者,并向医疗队捐赠了油汀、电脑、护士鞋、紫外线灯等急需用品。

相信期待会成真,崔春雨在自己项目正联合商家举办的“云购物”活动中,定了一份礼物,他想在疫情过后把惊喜带回老家,亲自送给老婆。

原来,这个“云购物”,是武汉保利广场疫情期间为入驻商家提供的一项线上增值服务,通过保利商业的自有渠道,将“宅”家的消费者,导流到快消、服饰等品牌的粉丝群中、小程序上,实现“无接触”购物的目的。

协调捐赠3600万元生活物资,志愿者通宵忙碌后,一碗清汤挂面就是美味

就在保利商业的员工,为商场项目采购防疫物资、加装消杀设备、加强场地管理的同期,他们所属的保利发展控股集团(简称保利发展)在汉各单位也先后加入了抗疫的行列。

早在1月29日,保利发展母公司、中国保利集团决定捐赠2000万人民币,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战。并号召10万保利人,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2月4日,保利发展湖北公司将武汉军运村军运会期间的10543张床铺、家具、客用品、洗漱包等合计165类生活物资,总价值3600万元,捐赠给武汉市政府,定向援建各行政区方舱医院。

来自保利发展旗下武汉商业、酒店、地产版块的陈杰、刘丽、熊星、卞伟、刘涛、戚瑾周、卢光伟、艾涛8人,赶赴捐赠物资存放地孝感汉川市某仓库。负责与武汉市各区防疫单位对接,处理物资装运、车辆管理、安全提示、出货统计等繁杂事项。

到2月5日早上,通宵工作的4个人,才有点时间满脸倦容地轮流回到车里休息一会儿。当天中午,刘丽向看管仓库的老大爷借了个电煮锅,简单下了一点面条,大家吃得很香。“我觉得丽姐厨艺很棒,清汤挂面都做得超好吃。”熊星一边吃,一边点赞。

随后,保利发展海外公司再向同济医院等湖北一线疫情防控单位捐赠一批包括9000件防护服在内的防疫物资。同时,湖北公司向江夏区人民医院再捐赠一批包括药品、口罩等防控用品,帮助缓解一线物资供应紧张问题。

旗下保利和乐教育,通过“乐学园”线上平台推送专门录制的视频,帮助孩子们增长知识、亲子互动。旗下物业公司员工,除了加强社区消杀、安防、封闭管理外,采取O2O的服务模式,引导业户线上团购生活物资,并提供代买药品、照看宠物等个性化服务。

弓满弦,剑出鞘。即使不能回家团圆,无法准点吃上热乎饭,甚至存在感染风险,这些坚守在一线的保利“逆行者”们,只有一个心声:愿以每个人的挺身而出,共战此“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ental-planner.com/,武汉军运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